单季净利降329% 控股方巨债缠身 新光圆成重组搁浅路在何方返回列表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受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新光集团或新光控股)债务违约的波及,新光圆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光圆成,002147.SZ)的重组泡汤了。
10月31日晚间,新光圆成发布了中止重大资产重组股票复牌的公告,自11月1日复牌。在早一日的10月30日,新光圆成发布了三季报,单季(第三季度)净利润为-0.28亿元,同比上年下滑329.92%。

而11月1日,新光圆成开盘跌停,似乎预示着新光圆成并不明朗的发展前景。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此类企业的业务来说,面临很多压力,比如说地产业务,过去类似义乌、金华等市场土地成本不高,本身做地产业务是有较好的机会的,但这两年需要看到,土地成本上升,房地产业务扩张是面临压力的。”

重组计划搁浅

在控股股东深陷债务危机的情况下,新光圆成酝酿了9个月的重组计划还是流产了。

10月31日晚间,新光圆成发布中止重组复牌公告,公司股票自2018年11月1日开市起复牌,同时承诺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2个月内不再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对于停止重组,新光圆成表示,“自筹划本次重组事项以来,公司积极与交易对手进行了沟通和协商,同时,就标的公司的主营业务、经营战略与公司的发展战略协同效应等方面进行了充分的讨论,但因双方未能就本次交易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决定中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新光圆成原名方圆支承,2016年,新光集团旗下房地产业务万厦房产100%股权和新光建材城100%股权作价111.87亿元重组注入方圆支承。新光集团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新光圆成完成借壳上市,形成了以房地产开发和商业经营为主,回转支承等精密机械制造为辅的双主业模式。

受房地产调控及金融去杠杆的影响,今年2月,新光圆成欲引入中国高速传动设备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传动,00658.HK)增厚利润。

今年7月,新光圆成曾表示拟收购中国传动51%-73.91%股份。据彼时披露的信息显示,交易收购的拟定价格为9.99元/股-11.25元/股,收购对应的中国传动100%股份总价为人民币约163亿元-184亿元,则意味着此次收购最少将支付83.13亿元。

而新光圆成随后的半年报显示,新光圆成的货币资金仅有2.14亿元,捉襟见肘之际,新光圆成向控股股东新光集团伸手借50亿元。

然而,在今年9月25日,新光集团发生了严重的债务危机。9月26日,新光圆成发布公告称,新光圆成收到控股股东新光集团通知,获悉新光集团30亿元债券未按期兑付。

新光集团由“饰品女王”周晓光及丈夫虞云新创办于1995年,从主营小饰品起步,如今成为涉足地产、银行保险基金等行业的大型民营集团,旗下有1家上市公司,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逾40家参股公司,总资产近800亿元。

彼时,就新光集团出现债券违约事件是否还能如期借给上市公司新光圆成50亿元的问题,新光集团新闻发言人徐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会受影响”,不过新光集团会“想方设法筹措”来完成重组。

自曝被违规担保占用9.6亿元

新光集团债务危机发生时,新光圆成董秘杨畅生向本报记者表示,“集团与上市公司是有一个隔离带的,目前来说,不太好确认(集团公司债务违约)对上市公司的影响。”

事实上,受新光集团牵连,新光圆成已经收到深交所两次问询,其中,第二次被问询的焦点问题为,新光圆成被违规担保,资金被占用。

10月30日晚间,新光圆成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人在未履行正常审批决策程序的情况下,在担保函、保证合同等法律文件上加盖了公章,主债务人主要为公司控股股东新光控股及其子公司新光饰品股份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晓光、虞云新。

根据初步统计,截至10月30日,前述对外担保金额累计约为3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61%。

此外,新光圆成还自曝,新光集团未履行相应内部审批决策程序,以新光圆成名义对外借款并被其占用。经初步统计,截至2018年10月30日,实际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结余总额为6.6亿元(不含利息),金牛所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7.95%。

具体情况为,2018年5月4日,按公司总裁的指令,新光圆成将临时借款本金6.6亿元,利息0.15亿元,本息合计共 6.75亿元汇入新光控股指定账户,该批借款共涉及债权人4名。根据总裁的指令,此后,上述资金还款责任由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承担,因此,上述临时借款公司于2018年5月4日终止确认。

但是,2018年10月16日,新光圆成收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发现上述资金中人民币 2亿元因逾期未还,公司已被债权人起诉。为此,公司向控股股东查询,发现截至2018年 9月 30 日,上述借款本金及利息合计6.24亿元控股股东尚未归还借款人。

新光圆成表示,由于控股股东已经发生大额到期债券未能按期兑付事项,该资金占用对公司的不利影响,公司正在积极、妥善处理,尽最大程度减少公司损失。

就上述问题,10月31日晚间,深交所发函令其就具体情况进行回复,于11月5日报送并对外披露。

单季净利润锐降之后

控股股东的债务危机也捎带着将新光圆成所面临的危机暴露在阳光下。

10月30日,新光圆成发布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净利润为1.24亿元,同比增长151.76%,然而,第三季度单季,净亏损为0.28亿元,同比上年下滑-329.92%。

对于净利润亏损等一系列问题,记者发采访提纲及短信至杨畅生邮箱,并未得到回复,拨打电话采访也未被接通。

记者从新光圆成半年报获悉,房地产为其主要收入来源。星光圆成上半年实现营收10.43亿元,同比增长8.82亿元,其中房地产业务结转销售收入为7.53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超过七成。

新光圆成是以义乌为大本营的浙中区域龙头地产商,集房地产开发业务及住宅、商业地产以及旅游地产等综合性开发于一体,自持物业主要分布在义乌、东阳、金华等浙中地区城市。

不过,房地产自2016年下半年进入严调控阶段,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陆续出台遏制房价快速上涨的政策和措施,对房地产行业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而随着宏观经济下行,房企债务压力压顶。

严跃进向记者分析,“从此类企业的业务来说,面临很多压力。比如说地产业务,过去类似义乌、金华等市场土地成本不高,本身做地产业务是有较好的机会的,但这两年需要看到,土地成本上升,房地产业务扩张是面临压力的,而从此类企业本身来说,业务比较多,但协同效应不好,这都会牵制此类企业的经营。”

“另外从此类企业大股东等操作看,本身比较混乱,所以其实在建立科学管理模式上是有问题的,类似问题扩大,也容易拖累实际的经营状况。”严跃进表示。

事实上,新光圆成发展也并不如意。曾在2017年为完成重组时业绩承诺的2017年13亿元净利润,新光圆成卖掉了全资子公司万厦房产持有的建德新越100%股权及二级控股子公司江苏新玖持有的南通一九一二100%股权,两项资产涉及金额约为22.52亿元。

记者注意到,10月13日,新光圆成将全资子公司万厦房产在义乌市商城大道与商博路交叉口西南侧地块的房地产在建项目转让给义乌滨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抵扣项目负债后,实际转让价款为3.29亿元。同时,万厦房产将剩余所持有的项目5%的权益转让给滨江集团,转让对价为2.1亿元。

“从前几年宽松、鼓励到后来对杠杆的清查,大部分的民营企业如果前面运用杠杆比较多,后面有可能没有准备好的,会在这一轮中受到较大影响,这也是一个客观现实。从个体的角度来讲,因为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具体情况不同。”杨畅生曾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二级市场对新光圆成的不看好一目了然,11月1日,新光圆成复牌首日跌停。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向本报记者表示,“新光圆成复牌后跌停,预示着新光圆成未来发展或会陷入困境。”

未来,新光圆成的路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