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的“两个月临时过渡期”会是生死时点吗:FF资金枯竭急求融资,FF91量产时间欲推迟返回列表
原以为拿到恒大投资会让贾跃亭创立的电动车公司FF(Faraday Future)咸鱼翻身,但与恒大闹掰却让其陷入更深的资金危机。

10月31日,FF方面发给《华夏时报》记者的资料显示,因恒大健康(0708.HK)违约,FF正在面临严重的现金流困难。为了减少支出,FF将“临时”让部分员工停薪留职,仅为推进FF91量产保留500名核心员工。此外,FF的两名核心高管也于近日辞职,其中包括FF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

FF预期的“临时过渡期”大约为两个月。两个月的时间足够FF找到让恒大点头的新融资么?而随着FF资金枯竭,FF一直强调的FF91量产又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

拼命节流


在新融资没有到位前,节流成为FF唯一能做的努力。

在10月31日发出的内部信中,股票配资FF称今年5月1日之后加盟FF的员工大部分将会在11月和12月停薪留职。对于今年5月1日之前加盟的员工,将会继续留在公司推进FF 91 量产交付工作,但是工资需要临时下调。

FF还称,所有员工都会继续享受医疗保险等原有的福利待遇。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FF留下来的核心团队包括500多位员工,其中主要为完成FF91量产和交付的工程研发、生产制造及供应链团队。

为应对财务危机,FF已在10月21日宣布了裁员降薪计划。FF宣布将全体员工年薪下调20%。同时,贾跃亭本人将只领取一美元年薪。公司承诺在资金到位后恢复原有薪酬。恒大健康此前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FF全球雇员接近1400人,其中约1000多名为技术专业人员。

需要提及的是,再度陷入资金困局后,FF有核心高管陆续离职。10月30日,FF三位联合创始人之一尼克·桑普森(Nick Sampson)宣布离职,至此FF的三名创始人只剩下贾跃亭一人。据记者了解,尼克·桑普森在FF担任全球产品高级副总裁。此外,FF全球研发高级副总裁彼得·萨瓦吉安(Peter Savagian)也已离职。

FF称,恒大健康最近的一系列违约导致了FF正在面对严重的现金流困难,“作为最大股东的恒大健康破坏了FF的资金规划,并且阻挠了FF利用自身资产抵押融资的行动。”

FF与恒大间的裂痕在正式宣布合作三个多月后就公之于众。

10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FF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利用其在双方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Smart King。此外,Smart King还于10月3日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健康全资持有的时颖公司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以及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时颖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目前,恒大健康以45%的持股比例位居FF第一大股东。

对于闹掰的原因,目前双方各执一词。但公告显示,今年7月FF原股东便提出第一笔投资已基本用完,要求时颖提前再支付7亿美元。这不仅意味着贾跃亭仅用了两个月就花光了恒大第一笔支付的8亿美元投资,还意味着截至目前FF已近四个月没有新资金入账。

急寻融资

寻找新融资是FF目前的头等大事。有媒体援引尼克·桑普森辞职信的内容称:“公司的财务和人事资产实际上都已资不抵债。”

此前FF和恒大健康间的紧急仲裁结果出炉,为FF寻找新融资提供了可能。

10月25日晚间,恒大健康发布公告宣布作为临时救助措施,为支持Smart King的业务发展和保护股东的共同权益,仲裁员同意Smart King进行有严格条件的融资,其中新股融资的估值不得低于时颖投后估值,时颖享有新股的优先购买权。而FF在最终仲裁前对外融资额不得超过5亿美元。

有接近恒大方面的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紧急仲裁的目的是不让贾跃亭的公司破产,跟正式结果还会有所区别。但新融资必须要经过恒大方面同意,而且恒大有优先购买权。该人士还对记者表示,恒大法拉第目前正常运作。

但FF相关人士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本次紧急救助只有一个诉求,就是开放5亿美元的融资。对于恒大提到的完全剥夺恒大的融资同意权的请求,这是大的仲裁里的内容,这个仲裁的结果需要6-18个月才能出结果。”

然而紧急仲裁结果虽然出炉,但恒大与FF间口水战却愈演愈烈。近日,FF与恒大方面先后互相指责对方混淆视听、误导公众。多位业内人士认为,恒大与FF间的纠葛将会影响到FF新融资的进入。

在10月31日的内部信中,FF列举了其获得一系列技术专利,认为这是FF的竞争力和价值所在。但对于投资者来说,更直观的筹码则是FF91的量产。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FF此前的计划是在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FF91量产。事实上,在与恒大矛盾公开之后,FF也依然在此前的内部信中称,其有能力在2019年向全球市场和预订用户交付FF91。

但资金枯竭的FF目前看起来并不能如期完成计划。有消息称,FF管理层决定本周关闭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加迪纳的总部和位于汉福德工厂的部分业务。而FF相关人士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FF91明年量产的时间应该会受到影响,但时间还不太好说。“应该会等拿到融资后再推算。”

还需要提及的一个问题是,如果FF91不能量产,贾跃亭在合资公司目前享有的“1股10票”的投票权还能保留么?